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雅·颂

茫茫人海,谁人是吾知已?芸芸众生,哪个听我弹琴!

 
 
 

日志

 
 
关于我

上学在十年文革! 下乡在粉碎四人帮! 当兵在对越自卫战! 工作在家乡!! 四级高级检察官! 另一网名:家住景阳岗 注:本博除标明转帖外,其余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小镇故事  

2016-11-03 07:5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镇故事 - 风·雅·颂 - 风·雅·颂

一九八一年,我从部队复员回来,被分配到了县最偏远的一个公社卫生院工作。公社驻地同我们医院在一个小镇,而且离的也只有一条马路。
巧的是我的一个很要好的发小也在那个公社计生委工作。他写散文,兼写书法。这对于举目无亲的我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事。

一、
一个复员军人,没有一点医学基础,到卫生院工作,领导只好让我去收款。当时,干收款工作的是我和一个女的两个人,一人干一天。
我和发小的家都在县城住,离家有近五十华里,一般不大回家。他写散文,兼写书法。我写诗。歇班时,我和发小就会聚在一起。谈人生谈前途,谈诗谈文谈一切。应了那首歌:“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

隔不长时间,我们俩就会骑自行车到离我们这个小镇有六七里地的山东省阳谷县张秋镇去。《水浒传》里武松打虎的景阳冈就在它西北三四里地的样子。那时的景阳冈,还只是一个有两间古房子的矮矮土岗,门前有原山东省委书记、书法家舒同写的景阳岗三个字的石碑。
我们去张秋镇上的原因,并不是为去看景阳冈。是因为那里有一个新华书店,有很多很多的书。我们在那里徜徉,挑选一些我们喜欢的书。我自小喜欢读诗,也曾尝试着去写诗,所以,我买的全是诗书,他买散文或字帖。
去张秋镇必过一个叫作金堤的大堤,据说是秦始皇为防黄河大水泛滥修的。传说他骑着高头大马,飞也似的跑,只要跑过的地方,必须马上修成大堤,不然,就要杀人。看来,老赢也不仅仅是光会修长城打仗,也会关注民生。
如果是深秋的时侯去,我们从书店回来时,常常会到镇的南街,一个有着石狮子的地方。找那一个卖熟野兔肉的老者。他就坐在石狮旁边,地上放一个不大的、我们那里特有的用一种象高梁的东西的杆编成的小篮子,上边掩着蓝粗布作的毛巾,下边有煮熟了的野兔肉。
野兔肉是分开卖的。兔头是五分钱一只,最好的兔肉是兔背上的,两毛钱很大一块。我俩会买上两只兔头,四块兔肉。有时,会买上一小瓶酒。
买了肉,有了酒,我们俩就会跑到金堤南坡的半腰,望着南面因修堤取土而形成的金堤小河,享受着微微的秋风。啃着兔头,他喝着小酒,我们半躺在草丛上,微眯着眼,晒着太阳,闲吹上一会牛。然后,我们骑着车子行走在厚厚的黄沙里快乐的回去。有时,我们还会到他的屋里,迫不及待的打开新买的书,听他大声吟诵。
凡我写了诗,他写了散文,都会叫上对方,每个字的斟酌一番。有时,觉得可以了,就会一字一格的誊写在方格纸上,花八分钱寄给一些文学杂志或报刊。接着便会等编辑的信,不过,绝大多数是退稿信。也有时说是留用侯补,但多数最后还是退回来了。
有时我们到了县城,还会叫上我们共同的朋友,他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互相交换我们的作品,一同批评。
一年下来,很少有能发表的。但是,我们仍然热爱着。

我的发小很吃的苦,很有恒心。他住在公社院里最后一排,有着长约几十米的水泥走廊。无论春夏秋冬。中午饭后,他必一手端一大碗水,一手执笔,蹲着地上从走廊这一头,写到那一头。天热时节,那真是汗珠落地摔八瓣。这样一写就是成年经月,从未间断。
后来,我的发小成了小有名气的书法家,我却仍是毫无建树。

二、
我们卫生院院长姓孙,是个忠厚的人,对儿科有着独到的医治手法,一天之中,老是烟不离手。他的妻子姓汤,是老护士。她弟弟是原中国科技大校长汤洪高先生。会计姓陈,他妻子在药房工作。他们都是张秋镇人。他们都是自已做饭。无论谁家做了好吃的,都会叫我。
卫生院里的同事们大多数人比我年龄大些,多是本地人,朴实的很。没有什么花花肠子。也许我是来自于县城,或许我在大城市当过兵,比他们见的东西多。他们平时都很乐意和我交谈,她们也教我她们科室的技术。我也很乐意给他们帮忙,只要他们一叫,我会立马赶到帮忙。比如拿中药,那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要记住每一味中药的名称还有别名、位置,拿着戥子,看一下药单,拿一味药。如果拿错了,就有要人命的后果。有时,拿药的多了,药房的人会叫我过去帮忙。我因此认识了很多中药,并知悉了它们的性能。
送药的来了,我会帮着药库的陆加山大爷往药库搬药箱子。闲暇的时侯,我会到他屋里,看着他一袋接一袋不停的用长烟袋抽着旱烟,听他用那种低低的缓缓的声音给我讲药性、讲过去。
有时护士忙不过来,或家中有事了,也会求我给他们盯一会班,给人打针。
记得有一次的傍晚,来了一位重病的年青女子,因为停电,病房只点了支腊烛。两个女护士不敢去给她打针,央我帮忙。我接过针筒,进去给那个女子打针,那女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又靠里边,我第一下没扎到她的胳膊,反扎到了我捏着她肌肉的手指上。不是害怕,而是灯太暗。打针时,我发现那女的没一点反映。打完针出来后,我还傻乎乎的问那两个脸色还没变过来的女护士,那女的是不是已死了。

三、
卫生院没有食堂,都在公社食堂吃。
做饭的是一位老者。姓孙。家就是张秋镇的。张秋镇古时是一个大码头,我在的小镇当时还是黄河的河底呢。那里人来人往,商贾云集。繁荣的很。老孙的祖上就是做厨子的。老孙做饭很有一手,做得一手好菜,也很善谈,从古至今都可谈。只是商人气息太重。
最难忘是他做的一种叫做壮镆的食品。就是白面饼,它还有一个名称,叫锅盔。有三、四公分厚,直径至少有一米。用慢火烙干,大约要烙二三个小时。很干很硬,但是吃起来有一种略带咸味自然的麦香。有几次吧,我给已离休住在县城的父亲带去过。他老人家很高兴,边吃边说,有三十年多没吃过了,还是老味道。他老人家在解放前在那一带打过游击。曾经吃过的。
据说这种食品过去是给出苦力的人准备的。过去,陆上运输全靠人肩扛手推。能用的起牛马的是极少数的富人。在我们那里,有一种独轮的手推车,全是用木头做的,叫做红车或洪(拱)车。
推这种小车跑长途,搞运输,后边的人用力往前推,前边一个人把绳子一头拴在小车上,一头搭在肩上用力拉。很费力气,人也很容易饥饿。挣钱不多,又不舍得下饭店,又要保证有体力。同时,如果带其他的饭,热天容易发馊,发霉。所以,人们就研究出了这样一种食品。据说,带着这种食品出门,在三伏天可保一、二月不发霉。
这种车子在过去的电影中经常出现。电影《淮海战役》中,就有山东省人民推车送军粮送弹药的镜头。陈毅元帅说过:淮海战役的胜利,是山东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就指的是这种小车。
七十年代我下乡时,在农村我们就经常用这种小车推土。只不过是车轮换成了充气的橡胶轮子。

吃壮镆泡鱼汤是最配的美味。

前几年,我又去张秋专门的吃过壮镆泡鱼汤,可惜,已非原味。我同老板谈起原来的做法来,他说,我也会那样做。只是现在谁也不想下那么大的工夫了。

四、
当时,邮政局、供销社,公社广播站、良种站都在公社周围。在那里工作的,有很多年青人。我们很和睦。他们多数是本地人,但是,没人因为你是外来的而欺负你,相反,有时是更多的宽容。我们现在见了,仍然如兄弟。

小镇的东面南面都离黄河不远,北面是山东省界。电影也来的少。唯一的文化生活,是看电视。那时,在全县的各个公社,唯有这个公社有一台大彩电。而且只能收一个山东台。那时,有台电视可是了不得的事情。很多的老百姓都到那里去看,把公社会议室的门窗全弄坏了。有时,因为位置的事,年青人还常常打架争斗。后来,公社领导不让放了。我到那里时,电视多了些,老百姓也不去公社看了。我们年青的有时就把电视搬到后排办公室里偷偷看,直看的电视没了台,我们才回窝睡去。有时没有了电,我们就点那种有玻璃灯罩的煤油灯,年青人在一起聊天,一聊就是半夜才回。有时聊的太晚了,第二天上班,就会无精打采。院长很婉转的批评我,说不要玩的太晚,影响了工作。
后来,我们卫生院买了一台十四吋黑白电视。那时,有些人家已有了电视。

年青人毕竟是年青人,在一块,加上文化、爱好的差异,有的有时也会搞个恶作剧什么的。
前面提到的那个做饭的老孙,因为商人气重,打菜时常常是打到勺子里是满勺,他再手腕一抖,打到碗里便不多了。若是吃肉,抖掉的便是肉块。引发我们年青人的不满。
当时有几个年青人用食堂的碗打饭,到宿舍吃。懒了,就不把碗送回去。时间久了,食堂没了碗。老孙只好挨个宿舍将碗回收过来。那一日上午,老孙将碗收回来,洗净。中午给大伙用这些碗打了饭。饭后伙房没了人,一个年青人慌慌张张的跑来,问老孙从他屋里拿碗没有。老孙很老实的说拿了,并说已洗净给大伙打饭了。那个年青人吓坏了,说是他那个碗是已下了老鼠药,是药老鼠用的。人再用会出大事的。老孙吓的脸都白了,但他已不知是哪只碗了。只好抱着所有的碗,到伙房墙角,很仔细的一个一个将碗全摔了。
殊不知,在远处的一个房间里,一群年青人已笑的捧着肚子叫疼了。

从一九八一分配到小镇工作,到一九八二年我离开,整一年的时间,一天不多,一天不差。虽然那是一个远离城市的地方。虽然那里是黄河故道,有着能淹没脚踝的飞沙。但是,我没觉得那里有多苦。那里的人那里的事那里的一切,那里连飞沙都纯的没有杂质。让我永远难以忘怀。




(原创勿转)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