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雅·颂

茫茫人海,谁人是吾知已?芸芸众生,哪个听我弹琴!

 
 
 

日志

 
 
关于我

上学在十年文革! 下乡在粉碎四人帮! 当兵在对越自卫战! 工作在家乡!! 四级高级检察官! 另一网名:家住景阳岗 注:本博除标明转帖外,其余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润东帖)红尘飘雪:生为女子  

2015-03-18 21:46:44|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润东帖)红尘飘雪:生为女子 - 风·雅·颂 - 风·雅·颂

 

作者: 红尘飘雪
 
我在深墙大院,肃穆庄重的李宅生活了6年。6年的时间,使一个孩童渐懂人事,却也使一个美艳的女子形如枯槁。这便是我和我的母亲。如履薄冰的生活了6年,最后大太太自以为人之尽职,一句话,撵出去。众人便把这一少一小拖了出去。
    而母亲,却没有盲目无助。她甚至是骄傲的,她抚摸着我的脸说,她们是怕了的,我的女儿,注定又是个美人胚子。
    母亲是李家的佣人,被老爷看上的那年她17岁,一个少女最光鲜的时候,虽穿粗布衣衫,仍掩饰不了她生为美人的光芒。
    那天,她是端着茶进的老爷书房。老爷其实并不老,30多一点的年纪,穿灰白长衫,矍瘦而儒雅。她轻扣朱门,缓缓走到老爷身边,心里涌动着少女的春情。她是对老爷怀着敬仰的,这其中隐隐有些许的期待。可却并没有非分之想,她自知攀不起。她想,她的命也就是个佣人吧,到适时的时候,打发出去,嫁个小贩或者农人,终此一生。
    老爷并没有抬头,他正在执笔写一封信。粉蓝色的信纸,右下角是一簇簇的竹。他修长的手指轻盈地握着笔杆,如蜻蜓点水般,随性而洒脱。母亲看的痴迷,她并没有把茶放下,她此时在做着一个梦,云里雾里,自以为能红袖添香,举案齐眉。老爷停住了笔端,抬起了头。就在这一瞬间,他被面前的女子所倾倒,素装素颜,脸色白净,如瓷人一样单薄,冰清玉洁。齐眉的刘海下是一双幽深的眼睛,这里面似乎藏了一个凄美的世界。这样的世界里,对老爷来说是陌生的,见多了名媛闺秀,其中皆是做出来的端庄雅致,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谱,傲慢而无知,这都是经千锤百炼的,眼神大多空洞毫无内容。所以母亲的眼神,先是让老爷打了个冷颤。他还不知道在自己的宅院中,还存在着这样一个女孩。
    到底是老爷故意碰的那杯茶,或者是母亲的不小心,现在都无从考证。彷佛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那杯茶被泼在了老爷的信纸上,晕染开了一纸的墨。精巧的茶盖斜趟在信纸的边缘,瓷杯弹跳了几下,终于落在了地上。母亲终于听到了瓷器破碎清冽的声音,这才从梦中走了出来,她慌了。慌张地拾地上的碎片,心中满是懊悔,她怎么能在老爷面前显示自己的拙笨,小脸憋的通红,泪都差点出来了。
    老爷拉起了她,定定地就那么望着。母亲的泪终于是出来了。是处于对自己的命运的不甘,还是因为老爷触动了她自己敏感的心思,她当时也没弄清楚,心里是委屈的,哭的声音哽咽,混身发抖,那么放肆而毫无顾忌。老爷轻轻拥她如怀,这又是个自然而然的动作,彷佛天作之合。
    夜晚的时光是有些寂寞的,而且今晚的月牙也分外的小,月光自然也不会太亮吧,母亲从来都是很喜欢这个时刻,露水已经有些重了,雾霭中的朦胧,月光更显得昏黄的暗淡,母亲也觉得睫毛有些莹莹的光亮,李家大堂的灯早已灭了,就连那些值夜班的仆人也在打着盹,母亲却没有睡意,安静的夜晚,母亲不在意月光的暗淡,也不在意潮湿的雾霭侵润平静而喜悦的目光,老爷还没睡,老爷屋里的灯还亮着,矍瘦的身影透过洁白的窗纸也透在了母亲的心里,老爷也在想着母亲吧,窗纸上模糊映出的是宣纸的形状,母亲竟然有些红了脸,仿佛又感觉到了老爷指间的温暖,那一抹浓浓的丹青,是老爷在欣赏的宣纸的杰作吗?肯定是吧...,
    天微微亮的时候,母亲醒了,昨夜的睡梦云迹无痕,这让母亲有了小小的不易察觉的不安,昨晚的睡梦没有叫出老爷的名字吧...,同屋的她们也都起来了,母亲留意着,大家并没有多么在意自己,和往常还是一样,这让母亲放了心。
    接下来的两天是风平浪静的,彷佛从没发生过什么。母亲和老爷都有些躲闪对方,到底都不是风流成性的人。而两人却也都明白,再能像从前一样保持着陌生与距离,是不可能了。彼此都融入了对方的生活,外人看不破,两人都尽量压抑着喷薄而出的喜悦。在世界上,能找到与自己气味相投,心灵相近的人,靠的机缘,是上天的垂青。
    第三天,这样的日子还是来了。那天,母亲正在井边浆洗太太的衣服,远远地看到从葡萄架下走过来一个人,戴的是圆边的礼帽,怕葡萄藤挂掉似的,一手扶在上面,一手在前面屡开迎在脸面上,葡萄吐出的青须。母亲慌张放下了衣物,直起了身子,手上的肥皂沫子一滴滴的往下流,嘴惊恐地微微张着,她到底怕什么呢,也许她已经想到了,老爷的出现预示着自己以后的日子定是翻天覆地的。
    老爷用自己的衣衫给母亲擦了手,随后把她牵到了书房。“馥郁,做我的知己,是需要秀外惠中的”。他把自己的笔递给了母亲,母亲本能地有些躲闪。“别怕,这样你就会才情与美貌兼具,才能不属于那些大家闺秀”。母亲颤抖地捉着笔,由着老爷握着她的手,在宣纸上图画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这样的两个人是见不得光的,对于母亲更像是偷来的幸福。一天中只有短短的一段时间,母亲游走在李家的佣人与老爷的知己之间,尽量把握好分寸,她本就是个聪慧的女子,对于两者之间的转换,她做得也分毫不差,即懂得身份,也不奢望老爷的爱,能给她换来李家的地位。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